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,任何人的光鲜背后,肯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付出。我即没有资格贩卖“成功鸡汤”,也无意辩证“苦难哲学”,那么多人比我付出的更多,但或许得到的更少。啰啰嗦嗦写这么多,只因为奇域公司这几年,奔奔波波、跌跌撞撞走的很不顺利,我想理一理,看看问题到底在哪里?

子曰“四十不惑,五十知天命”,我已年近半百,却仍然没个准确的定位。我好像总是稀里糊涂地做错事,好不容易赚点钱,也不知道珍惜。有时候想想真的很郁闷,好几个像我一样做移动宽带的伙伴,这几年啥都没做,“天天声色犬马,夜夜歌舞升平”——我后悔……或许还来得及,但一直以来,我到底在折腾个什么鬼呢?

R C

当前外部环境复杂多变,疫情、中美争端、乌克兰战争等,在沁阳这样的小地方——我总是这样说,不是为了给奇域这几年的困境找借口,更不想轻视生我养我的家乡,我只是想弄清楚:在我们这样的小地方,很多年轻人、有能力的人都出去打工或创业,宁愿在大城市“内卷”甚至“躺平”,却也不愿再回来。那么,在这样的小地方,没有发达的工业支撑,没有丰厚的家底或资源,没有得天独厚的发展机会,又缺乏优秀的人才和充裕的资金,像奇域这样立足本土的小微微公司,到底有多大的发展空间?有没有美好的未来?

这不仅是我的疑问,就像我经常给儿子说的那样,“老爸可能没有万贯家财留给你,也可能没啥成功经验传给你,但至少,老爸有一堆失败的教训,可以警示你。人家说,在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就是笨蛋,如果你还要重复老爸已经证明的错误,那我们就是祖传笨蛋!”

想来儿子听进去了,而且深以为然。所以他大学毕业后,既没跟着做生意,也没留在“这个小地方”……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。

好了,言归正传。在“众叛亲离”的2021年春节前夕,我强作镇定对伙伴们说,“想走就走吧,强扭的瓜不甜。哪怕剩我一人,我也要把奇域做下去。哪怕最后倾家荡产,把赚到的钱都搭进去,玩玩了,折腾不动了,也就心静自然凉了。”

或许我这样“铿锵有力、不屈不挠”的表态,感染了几位“意志不那么坚决”的伙伴,也或许他们一样心有不甘,也或许对奇域公司有所期待。但不管为啥,至少可以肯定,总不至于因为“刘总,人傻钱多……”

反正,在奇域公司有史——哦,当时还不到三年,最艰难的时刻,一位股东,三位员工最后选择留下来。谢谢,伙伴们!同时,我也真诚感谢离开的股东和同事,感谢他们曾经的信任和付出,也感谢他们让我看清了自己——我,刘总,或许最适合的只是“包工头”。所以,日后如有邂逅,请不要再叫“刘总”,而叫我“刘工头”。

待如数清退所有退股股东和员工的股金后,刘工头独自在奇域公司的投入,已经超过注册资金。而成功可以延后,人心不能再散,所以刘工头对留下的伙伴们郑重承诺:我会连续不断给奇域追加投资,至少三年。而且每人每月的工资,至少上涨一千元。

说到,自然要做到,而且我知道,奇域公司当时最缺的不是资金,而是信心。但信心从何而来?当然是源源不断的业务,不能再让大家“独守空房”,望眼欲穿。但智能家居的业务不可能说来就来,怎么办?重回熟悉的领域,让奇域公司先生存下去。2021年春节前后,我厚着脸皮再次找到移动公司,“骄傲”地向圈子里的伙伴宣布,“我,刘工头又回来了!”

这次运气不错。2021年3月,恰逢移动公司要大批量更新、扩容小区宽带,我们对此再熟悉不过,只需重新竖起“包工头”的大旗,然后招兵买马,很快便参与其中。

为了避免再次因业务单一而难以为继,加上刘工头“爱折腾”的天性难改,奇域公司在承接移动工程的同时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只要有业务就做——2021年上半年,我们先后涉足某互联网APP、某政府工程,还在暑假协助某学校招生,过了把“招生老师”瘾。下半年又承接某小区的室分业务,以及2022年还在继续的联通工程等等。

20210619101719

但贪多嚼不烂,除了还没完工的联通工程,其它的几乎都没赚到钱。一来通信工程的承包这两年进入个怪区:施工队用工成本和各种费用不断增加,而项目方给的却越来越低,典型的还不到前几年承包费的三分之一;二来呢,自然是刘工头又忘了“不熟不做”的老话,再一次高估,或者念念不忘自己“非凡”的业务能力。

好在“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”,在奇域公司将大多数人力、财力和物力,都投入到工程等事宜后,智能家居的业务悄无声息好起来了。前几年奇域的小伙伴们,为了找个智能家居的单子,天天东奔西跑“求爷爷,告奶奶”,却经常碰一鼻子灰。而到了2021年下半年,很多业主或者友商,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了。

所幸我们从没打算放弃,即使在做工程人手最紧张的时候,奇域也让那位2020年加入、但业务能力强并坚持下来的小伙伴,仍然独立负责智能家居。而为了让那小伙子更加专注,2021年年底,我让其从别的事务完全退出来,专心做智能家居。同时,奇域还把智能家居订单当作工程同等对待,及时调度人力物力协助安装与维护。

在刘工头不惜血本的持续投入下,经过伙伴们同心协力的打拼,奇域公司终于在2021年生存下来,并重新起航。虽然这一年还有很多失误,而且总体投入的多,收回的少,还没有扭亏为盈,但最起码,伙伴们信心增强了,队伍扩大了,业务广泛了,智能家居也守住了。

20220310232630

为了凑字数,再简单总结下:

如果刘工头真有一定的业务能力,那也应该仅限于特定的情况。刘工头在这里口若悬河、滔滔不绝,貌似很外向,但熟悉我的亲友都知道,在日常生活中,我反而是个“腼腆”的人——某领导语。可能有人对这评价报以“呵呵”,但我内心完全认同。

没错,某种意义上来说,我的确很“善辩”,自认为“口才”和文笔也还行,但仅限于我感兴趣、或者对方乐意听的情况下。事实上我经常谢绝各种聚会和应酬,偶尔参加,也几乎是最沉默寡言的一个。而大多数门店生意不能只坐等上门,更需要把生意做到店外,也即必须主动向形形色色的顾客去推销、拉关系。但不管通过电话、上门,还是通过网络,只要对方流露出一点点不屑或不耐烦,我立马就会偃旗息鼓,甚至逃之夭夭。

而“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”,在我这么个“无趣”的老板带领下,能长久合作的伙伴,往往也差不多。所谓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,一个常常“自诩清高”的家伙,带领一帮不善于交际的伙伴,怎么可能做好门店生意呢?

这其实也是我以这样的方式,在这里写这么多的原因之一,实在憋不住了……

可惜秉性难改。当然,我们这样的团队也并非一无是处,因为不善于主动去获取大量业务,所以格外珍惜每个难得的信任。就比如承接的每一单工程和业务,我们都会尽心尽责去做好,并且力争上游。这既是我过去做移动宽带有所收获的原因,也是我一旦重做“包工头”,很快会有同行愿意“赏碗饭吃”的原因。

tbh

如今,时间已来到2022年,又是一个春天,“半醒半醉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复年”。奇域公司的现状及未来,到底会怎样?我们正在、又打算做些什么?不好意思,字数够了,你可能也看累了,预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当然,也可能刘工头“创业未半,而中道崩殂……”那,这就是大结局了。

沁阳智能家居, 焦作智能家居, 沁阳指纹锁, 焦作指纹锁, 沁阳鹏海, 沁阳装修, 沁阳建材, 沁阳自动窗帘, 沁阳智能

提交评论

请文明发言, 勿发表无关言论.

安全码
刷新

会员请登录,可享受更多服务。